地下铁是你选择离开的方向,回忆地图是我迷路时的信仰。

爱的方式有很多,伤害,占有,争吵,刺探,从一开始我便选择了远观。

就是这样再简单不过的一句话,生生的将两个原本亲密的人隔为疏离。

每个人都是一个谜,在你真正了解他们之前,你无法知道他们有多好或者多坏。

我骄傲的,是我拿得起放的下,因为我相信没有人比我还爱我自己。

什么时候,我能成为你记忆中的一部分,然后结束这荒唐的开始。

难过是吃再多巧克力也没有用的。

人总是在将死之时才能清楚自己的欲望有多简单。

夜不能寐的时候,最清醒还是最糊涂。


自不量力的是我,有自知之明的还是我。

一见钟情的永远是男人,一往情深的永远是女人。

当我们渐渐长大不再天真,迷雾散去,一切变得真切而遥远,有人依旧,有人却不知所终。

思念不需结果,它只证明在心里有个人曾存在过。

瞳孔留下的闪影,成为岁月的刺青。

我知道这是梦境,醒来时候未必记得清。

一生只谈三次恋爱最好:一次懵懂,一次刻骨,一次一生。

不是不勇敢,只是爱的压力太大。

我不需要那个人有多完美,我只是需要那个人能让我感觉到,我就是唯一。


恶意的语言会伤害你的感情,但是沉默却是让人心碎。

姑娘请记住,你爸妈把你当公主一样疼了十多年,不是让你在一个男人面前委屈求全的。

让时间说真话其实我也怕。

支离破碎前,我全身而退。

世界上最累的事情。莫过于心碎了还要把它亲手粘起来。

生活不像林黛玉,不是经历忧伤就可以风情万种。

心底纵使有千言万语,却不知对谁开口。

我们之间到最后还是连一句再见都没来得及说便分道扬镳。

我像一个拾荒者,悄悄地收藏起时光的底片。


你我已是路人,见或不见交给缘分。

曾有一个我,因你灿烂过。

我不懂时间的海有多深,我只知道我爱你有多真。

以前我是以一个当局者的身份站在你身旁,如今我是以一个旁观者的身份站在你身后。

最厉害的病毒,是爱和谎言。

针没扎在你身上你永远不知道有多痛。

时间说,我们从此不可能再问候。

幸好爱情不是一切,幸好一切都不是爱情。

当爱情已经泛滥,我拿什么去对待。


泪水尚未释怀,回忆却早已苍白。

小小的誓言还不稳,小小的泪水还在撑。

想与你并肩而立又没有站在你身边的勇气。

我埋葬了一段短暂记忆,缺留下了长久的回忆。

我不主动找你,不是因为你不重要,而是我不知道,我重不重要。

所有一切都很清晰,只是爱情,下落不明。

一束花算不算浪漫,一个吻算不算答案。

果然,不能太过于依赖一个人,因为,习惯这个东西很可怕。

有些话说与不说都是伤害,有些人留与不留都会离开。


与其在等待中枯萎,不如在行动中绽放。

看不破的永远是真相,绝望掩埋了希望。

你的夕颜,我的容颜,谁的三分之一年。

表白后我们终于可以陌生一辈子了。